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 >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 > 正文

  枇杷树的等候

  村里有很多棵枇杷树。多年前,每一个季节里都会有一个老人绕着每一棵树捡枇杷叶。

  那老人总是佝偻着身子,双手相握背在身后,她走路从不抬头,视线从来都只是看着脚底下的路,似乎这样走路会捡到钱似的。她头发花白,很短,只到肩膀,略微有些卷,总是被她以一根黑色的发带绑在脑后。她的衣服裤子不是藏蓝色就是墨色,脚上穿的布鞋也是那两种颜色。

  我对那抹身影特别熟悉,因为我儿时发闲的时候偶尔会去捡枇杷叶玩,我的脚步有时候是落在她后头,有时候是抢在她前头。她不会跟我说话,因为她听觉不好,跟我也不熟。我也不会跟她说话,因为我的母亲自我懂事开始就告诫过我不要理睬这个老人。

  我捡枇杷叶也就三分钟的热情,由于要去上学,由于偶尔下雨,有时天气太冷或太热我都不会去捡叶子。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,我知道,那抹身影不论刮风下雨严寒还是酷暑,都会出现在村里的每一棵枇杷树底下。

  村里的人对这个老人都有些厌恶,但我不会。即便我知道村里那个很少人知道的悲剧。

  这个老人是我一个侄女的太婆婆,我小时候为了去找那个侄女玩经常得见到她,我会对着坐在家门前晒太阳的她微笑,然后对着她那不怎么好使的耳朵大喊一声:你家婷婷在家吗?婷婷就是我的侄女。

  其实我是可以直接略过她进门去找婷婷的,但是有时候我就是故意想跟她说说话,想听她说说话。儿时的我,总担心这个老人安静久了就会变成哑巴。但通常情况下,她嘟嘟囔囔的,很少能准确地告诉我婷婷到底在不在家。

  她只有一个儿子,两个孙子,儿子是个酒鬼,没有工作,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,有时候喝多了能四仰八叉地躺在家门口的黄泥土路上一躺就是一天。她的大孙子早早就娶了媳妇,小孙子一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娶媳妇。她的儿媳妇和大孙媳妇都去世了,她儿媳妇去世的原因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她的大孙媳妇,是喝农药自尽的。

  每个人都说是她逼死的大孙媳妇,人们说她经常出言奚落大孙媳妇,说她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骂她大孙媳妇,说某一次她跟大孙媳妇吵架了,她恶语叫她大孙媳妇去死 她大孙媳妇就将农药灌进了自己的喉咙。

  她的大孙媳妇是我母亲的好友,按辈分我得叫她嫂嫂,在我还没有记忆的时候,我母亲经常抱着我去她家找她聊天,母亲说那个嫂嫂特别喜欢我,经常一抱着我就舍不得将我还给母亲了。母亲回忆起那个嫂嫂时,语气总是很欢快,但眼神总是很悲伤。所以,我想我能理解为什么她会说出让我不要理睬那个捡枇杷叶的老人,不要跟那老人说话的话来。母亲是如此的为她的好友伤心,以至于她会怨那个老人会恨那个老人,怨恨到无可奈何。

  村子里原本有很多棵枇杷树,但因为其它果树更受人欢迎加之其它果树的市场也更广阔,所以村子里的枇杷树就陆陆续续被砍掉了,剩下的几棵也是无人管理的。

  村里种了很多新的果树苗,枇杷树很少再被人问津,它们渐渐成了被人遗忘的存在,没有人再给枇杷树施肥,从此以后枇杷树们只能自给自足。那个老人也是如此。

  那件悲剧发生之后,她的孙子几乎不再尽赡养她的义务,为了生活,她只能去捡枇杷叶之类的东西去卖钱。钱不多,但总能教她吃上一口饭。

  没人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正如不知道当年怎么会发生那么一件悲剧,只知道,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就很少说话了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沉默着。每天一大早就出门去捡枇杷叶,天黑才回家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直到她再也站不稳,直到她真的再也说不出话。

 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年去世的,因为学业的原因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短,次数越来越少,等我想起那个老人时,她已去世多年了。

  一年又一年,枇杷叶落了满村,然而却再也不见佝偻着身体拣叶子的那个身影了。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枇杷树有情感,它会想念那位经常走到它身边,蹲在树底下沉默着捡叶子的身影吗?如果枇杷树会说话,它会不会询问为什么再也见不到那位老人的身影?枇杷树会落寞,会孤单吗?

  你在等她吗?我问它,等了等,不见它言语。我站在树底将它望了许久,直到有风来,它枝叶摩挲摇曳,仿佛是它在向我倾诉自己的心思。

  有叶子掉落下来,我将之拾起,走远。

  上一篇:天中山遐思 下一篇:年少的勇气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_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【踢球者皇冠比分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