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 > 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 > 正文

  当武侠遇到小说

  在当前海峡两岸所出版的重要辞典中,绝少收入“武侠”或“武侠小说”一词;即有释义,亦甚简略,更未言及出处。这在武侠小说流行了大半个世纪的中国,不能不说是一桩怪事。

   顾名思义,“武侠”系专指凭借武技主持公道的侠义之士而言。但有趣的是,在我国古代文献与稗官野史中虽有“游侠”、“仁侠”、“义侠”、“豪侠”、“勇侠”、“隐侠”、“儒侠”乃至“剑侠”、“盗侠”、“僧侠”、“女侠”种种名目,惟至迟在清末之前,尚未出现“武侠”一词。其实,“侠以武犯禁”固寓有武侠之意,但“武侠”之成为一个复合词,却是日本人的杰作;而辗转由旅日文人、学者相继采用,传回中国。

  

   押川春浪首张“武侠”之目

  

   日人何时衍创“武侠”一词?漫不可考。然明治时代后期的通俗小说家押川春浪(一八七六~一九一四年),却有三部以“武侠”为名的小说,轰动日本,风行一时;分别是《武侠舰队》(或译《海底军舰》,为处女作,一九○○年)、《武侠之日本》(一九○二年)、《东洋武侠团》(一九○七年);此外更创办《武侠世界》杂志(一九一二年),以鼓吹武侠精神。

   清光绪二十九年(一九○三年),梁启超在横滨所办《新小说》月报之〈小说丛话〉专栏中,有署名“定一”者评论古今名着时说:“《水浒》一书为中国小说中铮铮者,遗武侠之模范;使社会受其余赐,实施耐庵之功也。”这可能是中国刊物首次借用“武侠”这个外来语以颂扬《水浒传》之滥殇。越一年,梁氏作《中国之武士道》,其自序亦两提“武侠”之名。彼等受到押川春浪小说影响,殆无可置疑。

   清光绪三十四年(一九○八年),笔名“觉我”的徐念慈曾于上海《小说林》月报发表〈余之小说观〉一文,略谓:“日本蕞尔三岛,其国民咸以武侠自命、英雄自期 故博文馆发行之 《武侠之日本》 《武侠舰队》 一书之出,争先快睹,不匝年而重版十余次矣。”徐氏尝谓亲自润饰中译《武侠舰队》,改题为《新舞台》,连载于《小说林》。

   经查《小说林》所分小说类目,计有:社会、科学、侦探、历史、军事、言情、奇情、家庭以及短篇共九种,而《新舞台》(即《武侠舰队》)则列入军事小说中。此外,该刊第五期所载《绿林侠谭》,亦未冠以“武侠”之名,而独立存在于九种小说类目之外,当作江湖轶事看待。

  

   林纾〈傅眉史〉得风气之先

  

   据马幼垣考清末民初众多小说期刊所收作品,具有武侠小说性质者,当日恒归类为“义侠”、“侠义”、“侠情”、“勇义”、“技击”、“武事”、“尚武”等名目;而最早标明为“武侠小说”者,厥为林纾在《小说大观》第三期(一九一五年十二月)发表的短篇小说《傅眉史》,一次刊完。

   嗣后,以“武侠”为书名之荦荦大者计有:钱基博与恽铁樵编撰的《武侠丛谈》(一九一六年)、姜侠魂编撰的《武侠大观》(一九一八年)、唐熊所撰《武侠异闻录》(一九一八年)、许慕义所编《古今武侠奇观》(一九一九年)以及平襟亚主编《武侠世界》月刊(一九二一年)、包天笑主编《星期》周刊之〈武侠专号〉(一九二二年)等等。至此,“武侠”之名不胫而走;透过报纸、杂志的宣传鼓吹,社会大众也逐渐接受“武侠小说”存在的事实。

   迨及一九二○年代“南向北赵”双雄崛起之际,向恺然的《江湖奇侠传》与赵焕亭的《奇侠精忠传》虽均未特别标明是武侠小说,但世人皆以武侠小说目之。此后晚出的同类作家封面及扉页,或径称“武侠小说”,或代以“技击小说”、“武侠技击小说”、“历史武侠小说”、“侠义小说”、“侠情小说”、“奇侠小说”、“剑侠小说”、“武侠斗剑奇情小说”,甚至“党会小说”等等,殊不一致。然总以标榜“武侠小说”者居多;于焉乃形成一种为社会大众所共认可的小说类目,以迄于今。

   (编辑:moyuzhai)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我们 |  友情链接 |  优美散文  |  精彩小说  |  世界名著  | 
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_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【踢球者皇冠比分】 All rights reserved.